女儿患白血病,退伍老班长收到战友凑的钱和一封信……感动!

来源:中国退役军人责任编辑:张思远
2020-02-12 19:21

这两天,一个落在郑州公交上的黑色手提包引起了大家的关注。手提包里除了8000元现金,还有一封信。

信是一群老战友写给他们曾经的班长的,信中说:老班长,没有过不去的坎,你还有兄弟们。

01

2020年1月13日早上6点多,郑州公交62路公交车行至航海路紫荆山路站时,一位乘客把手提袋交给了车长冯红霞。回到公交场站后,冯红霞将东西交给了当班调度,现场清点失物,里面有8000元现金,一张郑大一附院的电子单据,还有一封手写的信。

信中说:“老班长,北京一别10年已经过去了,听说咱家大妞得了白血病,三年前经过化疗治好了,最近又复发了,需要做骨髓移植,这么大的事儿你咋不跟兄弟们说一声呢?”

“我们一个班的战士8年的战友情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是那个有福同享、有难你自己扛的老班长呀。”

“听说你已经欠了不少债,我们几位战友愿为咱妞出点力。”

原来,这8000块钱,是几位战友给老班长的女儿凑的治病钱。

当天中午,怕这位“老班长”着急,冯红霞和郑州公交二公司三车队的书记孟雷东找到医院,将8000块钱物归原主,失主王丙乾才反应过来。

02

36岁的王丙乾正是信中的“老班长”。

当天6点多,带着一身的疲惫从周口赶到郑州的他,手里提着这个手提袋,里面装着战友们凑的救命钱。接下来,他要坐公交车去亲戚家给女儿取饭,5岁的女儿得了白血病,在医院住着,特别想吃排骨。

62路公交车来了,他从汽车客运南站上车,随手就把手提袋放在了身边的座位上,十几分钟后,航海路碧云路站到了,心里牵挂着要给女儿取饭,王丙乾匆匆忙忙地下了车,忘了手提袋的事儿。

03

王丙乾当兵10年,2010年退伍后,带着妻子开始“北漂”生活,2014年3月23日,女儿桐桐(化名)出生,一个曾经的军营铁汉等来了自己上辈子的“小情人”,这个孩子凝聚了他所有的柔情。

但是,上天跟王丙乾开了一个玩笑,2016年8月,桐桐病了,开始流鼻血,夫妻俩连夜带着女儿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。

“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!”检查结果当时就出来了。

那时,妻子赵彩云刚刚检查出来怀了二胎,不到三个月,正在犹豫要还是不要,桐桐的病就来了,巧的很。“本来想着北漂呢,要一个闺女就行了。”可万一桐桐需要骨髓移植,兄弟姐妹是最好的选择,赵彩云决定,把老二生下来。

不过,在医院化疗了几个月后,2017年春节后,桐桐的病终于好了,进入药物维持阶段。差不多的时间,腹中的孩子出生了,也是个女儿,以防万一,妹妹的脐带血一直为姐姐保留着。

“老二真的就像一个天使一样,爱笑!”两个“小棉袄”,让这个家庭终于又暖和了起来。

04

桐桐出院后,为了保险起见,又在北京观察了一年多。2018年10月份,王丙乾带着妻女回到了洛阳,在汽修厂找了一份工作。

“当时他一个月工资3000多,没事儿的时候,他也会聊到,给女儿在北京治病花了好几十万,欠了不少钱。”王丙乾的同事郭龙飞说,看得出来,当时,王丙乾的压力挺大。

为了尽快还债,2019年11月份,王丙乾又借了几万块,从别人手里接了一个汽修店,不到100平方米,有了这个小店,凭借着自己修车技术,欠的债就有指望了。

可王丙乾万万没想到,2019年12月16日,桐桐的病复发了。

“当妈的可敏感了,她又流鼻血,我就知道,一定是复发了。我带着孩子躺在去北京的火车上,一夜都没睡,一直哭。”果然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的检查结果,跟赵彩云猜想的一样。“这一次要骨髓移植,北京那边没有无菌仓位了。”

2019年12月21日,桐桐住进了郑大一附院,完成化疗后,再进行骨髓移植,但是,妹妹的脐带血配型结果不太理想,只有6个点。目前,要从中华骨髓库中选择,移植需要一大笔费用。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王丙乾通过筹款平台筹钱,目前才筹到5万左右。

“前几天孩子的头发给剪了,她哭,我也哭,孩子可臭美了。”赵彩云看着桐桐。“谁爱臭美了。”已经剃了光头的桐桐笑着不承认。

战友们又凑钱这事儿,赵彩云说直到公交公司的人把8000块钱送医院后,她才知道。“他的战友已经帮过一次了,不好意思再张口,不管是多少钱,真的是雪中送炭!”

05

王争光跟王丙乾不仅是战友,也是周口的同乡,当初,坐着同一趟火车入了伍。早在桐桐第一次在北京治病的时候,他们就给孩子凑了钱。“我们去看了两次,第一次去了5个人,每人带了2000块钱,第二次去了6个人,每人带了1000块钱。”

“这一次,北京的一些战友每人又微信转了1000,都是我们自愿的。”王争光说。

李贺林是跟王丙乾也是一起入伍的,同在一个班,王丙乾是班长。那封信,就是他跟几个战友写的,偷偷藏在装有8000块钱的信封里,他觉得,有些感情,还是得通过写信才能表达出来。

“丙乾这个人就是那种能干、不能说,有事儿自己放心里憋着。”李贺林说,王丙乾并没有张嘴说钱的事儿。“问他什么情况,他也不说,但是情绪特别低沉。”

李贺林就觉得,孩子可能又病了。“不知道丙乾怎么想的,我们战友在一起那么多年,有啥不好意思的,一个人撑,哪有那么大的能力。”李贺林说,战友们也都在关注这个事儿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申博娱乐在线开户全礴网 申博太阳城 申博微信支付充值 菲律宾申博开户网 菲律宾申博体育登入
海王星网上娱乐 pc蛋蛋28凤凰 足球竞彩网站 新澳博娱乐网站 澳门皇冠娱乐
真人888赌场盘口 新葡京游戏免费开户 澳门大发888赌场注册 澳门葡京网站注册 澳门大爆奖赌场开户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登入 淘金盈微信支付 申博娱乐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代理 亚洲博彩公司排名